我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上杭县医院:发生在急诊科的温暖小故事

【摘要】急诊科,我把它定义为被砸指数五颗星的科室,这里24小时运作,365天全年无休。这里不是舞台却时刻上演着各种故事,充满着流血、疼痛、昏迷、呕吐和歇斯底里,道尽生命的无常和

  急诊科,我把它定义为被砸指数五颗星的科室,这里24小时运作,365天全年无休。这里不是舞台却时刻上演着各种故事,充满着流血、疼痛、昏迷、呕吐和歇斯底里,道尽生命的无常和医护人员的辛劳。这里神圣,却是许多医生就业选择时避而不就的地方,也是大部分医生从医生涯不可逃离的地方。因为,大部分医生的成长、晋升都需要经历急诊科轮转这一环节,我也不例外。

  去年10月份我规培结束,这是我人生中无数里程的一个站点和一个新的起点,当得知我被安排到急诊科轮转时,天知道我彷徨、忐忑、焦虑、纳闷了多少个夜晚。一个习惯了跟班、还没用过门诊系统软件的我就要开始急诊生涯了,要独自面对各种疾病和可怕的未知了。

  时至今日,我在急诊科已有8个月,我经历了出诊时晕车呕吐、雨中抬病人、彻夜不能眠、节假日爆满等种种状况;参与过各种疾病的诊治与抢救;看过急症病人的痛苦表情、家属的紧张与焦躁、病人疾病治愈或缓解离院时的感谢与欣慰、还有病人离世时家属的悲痛欲绝……我忘不了那次莫名其妙被一个女患者“居高临下”的谩骂和那口口声声的“婊子”;我也忘不了一个死者女儿声嘶力竭地哭泣和紧紧拽着我的胳膊不愿松开的手指,而我的痛苦是我明明不忍心却还要向家属催缴费用,让其签署解剖同意书。凡此种种,或煎熬、或痛苦、或惊恐、或紧张、或开怀、或欣慰,我们依然一天翻一页,像打不死的小强,努力地过着每一天。

  而我更想分享的是两个温暖的小故事。

  2016年12月,正值寒冷的冬季,凌晨四点多,急诊科传来120急救电话,太拔镇有个低血糖昏迷的病人需要抢救,当我们驱车颠簸一个多小时将要接近目的地时,却迎来患者的儿子骑着摩托车送来出诊费。原来在120接线员的指导下他给父亲灌了糖水后,几分钟前他父亲已清醒,想着没什么大碍,他是一名司机,又赶着出车,就提前给我们送出诊费来了。询问了情况后,因放心不下,我们还是去他家看了患者。患者是一名肝癌晚期的患者,反复低血糖发作,经检测发现其末梢血糖仍偏低,就静脉注射葡萄糖,并指导其饮食。离开时,患者的儿子又给我们打了盆热水洗手,大冬天的寒冷和一夜的疲惫,被这一家人的淳朴热情给驱散了。离开时,望着一轮红日渐渐从东方升起,我心里溢满了温暖。

  此事后不久,又是一个大晚上,还是出诊太拔镇,一名中年男子大量饮酒后昏迷不醒,当我们赶到卫生院时,患者中度昏迷,无神经系统其他的阳性体征,考虑醉酒昏迷可能性大,不完全排除脑血管意外,醉酒男子的妻子和女儿要求直接转龙岩市第一医院。于是,我们立刻将醉酒男子送上救护车。由于担心患者病情变化,我坐在了后座,果不其然,救护车刚驶出不远,患者原先规律的鼾声突然停止,口唇紫绀,立即停车抢救,备行气管插管。插入喉镜发现喉部大量食物残渣堵塞,由于救护车上条件有限,车上的吸引器一吸就被异物堵死,情况紧急,容不得多想,只能徒手掏出异物。word天哪,担架上、座椅上还有工作服上溅满了酸菜,整车都弥漫着一股酸臭味,我当时发誓,我再也不吃酸菜鱼了。母女俩见此情形,不停地哭泣。清理完呼吸道,患者的呼吸恢复了,因为患者矮胖,脖子短粗,喉镜进去看不到声门,只能放弃插管,放了口咽通气管,接上氧气,我们又出发了。我原本就不太会坐车,这一路上,我又像往常一样,晕车呕吐,但是,我强忍着,手扶着管子,不敢瞌睡,很庆幸平安到达了龙岩一院,母女俩千恩万谢。

  事后家属到医院结账,护士转告我,家属口口声声在感谢我,告诉我病人没事了。说真的我很开心,不是因为家属的感谢,而是因为我们的努力换来了病人的平安无事。

  如果把医院比作没有硝烟的战场,那么急诊科就是这个战场的前线。守护好前线,就必须要付出很多代价。如果没有在急诊科轮转,或许我不会有这么多刻骨铭心的经历。回想起来,我很庆幸有这段经历,它点缀了我平凡的执医生涯。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急诊科交织着人性的阴暗和光辉,但是,这里还有感动我的人和事,不抛弃,不放弃,这就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上杭县医院急诊科 林冬梅)

  编辑:钟毅康  编审:吴祯德

时政要闻|国内国际|财经资讯|文化动态|美丽上杭|社会新闻|民生视点|旅游资讯|乡镇频道|
主办:中共上杭县委宣传部  地址:福建省上杭县北大路1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31203号  闽ICP备14012025号